首页
法治要闻
法治实践
法治学苑
法治之窗
 
您现在的位置: 法治广东网>他山之石
日本计划修改传染病法
2014-09-23 16:11:00 来源: 法制日报网络版

  自日本厚生劳动省8月27日宣布一名10多岁女孩被确诊为登革热以来,截至9月13日,日本全国已有116人被确诊为登革热患者。据调查,此次日本爆发登革热的源头地是东京市闹市区的代代木公园,并已彻底排除输入型传染病的可能,这意味着在日本灭绝了70年的登革热突然间卷土重来。

  在非洲埃博拉病毒不断蔓延的时期,此次登革热的爆发在日本引发了不小的恐慌。由于日本政府在此次登革热病毒蔓延过程中应对迟缓,导致感染人数不断攀升,且日本现行“传染病法”所规定的应对指南本身被指出存在一定问题,为此日本政府计划修改“传染病法”,重点是以法律的形式明确规定在高致病性传染病爆发时,医疗机构必须向政府提供传染病感染者的血液样本,方便进行病毒检测并制定相关应对措施。

  ■登革热在日迅速蔓延

  8月27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一名居住在琦玉县的10多岁女孩被确诊感染登革热,由于她没有海外旅行经历,所以很可能是经蚊虫叮咬而被感染。日本厚生劳动省随后对女孩进行的感染途径调查证实了其在日本国内被感染的猜测。据称,该女孩8月因与朋友练习舞蹈曾先后6次在代代木公园滞留,期间多次被蚊虫叮咬,最多时全身30多处咬痕。20日该女孩因突发高烧40℃住院,26日被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确诊为登革热。这是战后70多年来在日本国内感染登革热的首例病患。

  在随后的半个月时间内,日本感染登革热患者迅速增加,截至9月11日,已有103人被确诊为登革热,传染范围也从东京都扩大到日本15个都道府县。

  据日本TBS电视台爆料,在日本人气颇高的20岁女艺人入江纱绫和TBS电视台的25岁女艺人青木英李也感染了登革热,而两人是在8月21日在东京代代木公园录制资讯类节目《国王的Brunch》时被蚊子叮咬而感染登革热的。

  登革热是登革病毒经蚊媒传播引起的急性虫媒传染病,临床特征为起病急骤,高热,全身肌肉、骨髓及关节痛,极度疲乏,部分患有皮疹、出血倾向和淋巴结肿大。登革热病毒在人际之间不传播,蚊虫是其主要传播媒介,其中伊蚊是传播登革病毒的主要蚊种。登革热在东南亚和中南美洲一直呈地方性流行。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如果采取及时、有效的治疗,登革热的致死率可以控制在1%以下。

  日本厚生劳动省通过对各登革热患者感染途径进行调查,已经确定此次登革热暴发的源头地是位于东京闹市区的代代木公园,但已有从东京都向首都圈蔓延的趋势。其中,目前已经确诊的116名登革热患者中有97人在代代木公园附近区域被蚊子叮咬后感染登革热。

  在首例患者被确诊为登革热后的8月28日,日本东京都紧急行动,对女孩可能被蚊子叮咬的代代木公园涩谷门周围75米范围的区域实施了驱蚊作业,9月5日因在公园其它4个区域发现了携带登革热病毒的蚊子,东京都在更大范围内实施了驱蚊作业并封锁了公园的北部区域。9月6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召集东京都政府及东京都23区的保健所等相关机构召开了紧急对策会议,要求为防止登革热的进一步蔓延,对代代木公园、新宿中央公园周围的涩谷、新宿、港区等人员密集、蚊虫易于繁殖的各个公园进行蚊虫调查,以确认是否有蚊子携带登革热病毒。

  ■政府应对不力引质疑

  对于登革热在东京的迅速蔓延,日本媒体指出政府应对缓慢以致丧失了消灭病毒的最佳时机。

  日本NHK电视台在对第一名确诊为登革热的女孩进行采访时发现,该女孩因为练习舞蹈曾在代代木公园多个地方停留,并多次被蚊虫叮咬,但东京都在该女孩被确诊为登革热后仅仅对代代木公园“涩谷门”周围75米范围内实施了驱蚊作业,因为没有准确掌握该女孩的活动区域,导致采取的对策不彻底。此外,在8月28日东京都在代代木公园实施第一次驱蚊作业后,9月4日地区保健所在公园内再次发现了携带登革热病毒的蚊虫,到9月5日公园封锁前的几天时间内仍有5人被确认因在公园及周边区域被蚊虫叮咬而感染登革热。此外,在工作人员从9月5日起开始大规模的驱蚊行动后,11日再次发现有携带登革热病毒的蚊虫存活。

  对此,东京都健康安全部的中谷肈一部长批评称:“如果当时能够掌握女孩在涩谷门以外区域被蚊子叮咬的信息,就能够在更准确的区域采取应对措施。今后要对询问染病病人的方法进行检讨。”

  除对政府应对措施不力提出质疑外,日本民众对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对此次登革热爆发表现出的乐观态度也非常不满。舛添在8月29日召开的记者会上表示:“蚊子的最大活动范围是50米左右,昨天我们驱蚊作业的范围已经达到75米半径,所以携带病毒的蚊子大概都被杀死了吧。”但其后,随着疫情的迅速恶化,民众对舛添和东京都反应迟缓的批评声开始增大。

  对于批评,舛添9月7日在访问莫斯科时承认应对措施存在失误,表示“有些地方确实需要反省”,但在9日回国后举行记者会时舛添却转而为自己的失误辩解,称“东京都采取的应对措施是完全按照厚生劳动省制定的应对指南执行的,在这一点上东京都采取的措施完全没有问题”。

  对此,日本XPlus灾害研究所所长伊永勉指出:“舛添最初的发言非常不恰当。如果当时把疫情说的严重一些,之后的应对就会完全不同。因为没有估计到登革热传染的危害性才导致了驱蚊对策的迟缓。应该更广泛的宣传登革热的危害。”

  ■讨论修改“传染病法”

  针对登革热传染范围的不断扩大,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明确提出,希望修改国家传染病对策指南中要求地方自治体对感染源头区域周围50米内实施驱蚊作业的规定,理由是8月28日确认首例登革热患者以后,东京都第一时间对感染源头周围75米范围实施了驱蚊作业,尽管驱蚊作业范围已经超出厚生劳动省规定的50米,但之后仍有人在该区域被蚊子叮咬而感染登革热。

  对此,日本厚生劳动大臣盐崎恭久表示,正在讨论修改对传染病扩散对策作出规定的“传染病法”,目的是结合此次登革热的扩散和非洲埃博拉疫情的蔓延,对传染病对策进行重新研究。

  据日本《每日新闻》报道,为强化对登革热等传染病病原体的检测,厚生劳动省计划在今年秋天召开的临时国会上提交“传染病法”修正案。

  该“传染病法”修正案规定,医疗机构要向都道府县政府提供传染病患者的血液样本,以利于政府对传染病病毒的基因等进行检测。而对于埃博拉出血热等严重危及生命的传染性疾病,作为强制性手段,医疗机构必须向政府提供患者的血液样本。

  日本的“传染病法”全称为《传染病预防与传染病患者医疗法》,于1999年4月1日正式实施,旨在从整体上规范国家和各自治体的传染病对策,特别是对各地方自治体,从传染病的信息收集、患者诊断、消毒、新传染病的对策到医疗费用的负担都做了详细的规定。

  日本“传染病法”实施后几经修改。2003年10月16日,面对“非典”病毒爆发反映出的传染病发病、传播途径的新变化,以及人员、物资迅速流动等医疗保健环境的新变化,日本对“传染病法”作出修改,并在2007年4月1日把“传染病法”与“结核病预防法”合并为一部法律。2008年5月2日,为应对H5N1病毒的扩散及其它新型禽流感病毒的发生,日本再次对“传染病法”进行了修改。2013年5月,针对H7N9病毒的迅速传播,日本依据“传染病法”把H7N9确定为“指定传染病”,并据此下达了允许对传染病患者实施强制住院、限制就业的政令。

  日本的“传染病法”根据传染病病症严重程度及病毒传染力的大小,把传染病分为五类,在此之外还规定了指定传染病、新型传染病。“传染病法”规定,根据传染病的种类不同,各医疗机构需采取不同的应对办法。埃博拉出血热被确定为一类传染病,登革热被确定为四类传染病。

(编辑:潘季英)



作者:记者冀勇
法治广东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
② 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法治广东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法治广东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主办:中共广东省委全面依法治省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省委宣传部、省委政法委、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省高级人民法院、省人民检察院、省公安厅、省司法厅、省法制办
本网站由法治广东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4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4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