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治要闻
法治实践
法治学苑
法治之窗
 
社会管理创新不应忽视依法行政
2011-08-10 15:02:00 来源: 法治广东网

  何为创新?不可能为创新而创新,创新只能是为解决问题,达到某个目的的手段。那么,当前所讲的社会管理创新是为解决什么问题的,这个问题又是怎么出现的?解决这个问题是否需要创新:目前的管理系统能否解决这个问题,若能解决,则也不需要创新。说到建设幸福广东,目前广东人民不幸福吗?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广东的社会发展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人民还不因此而感到幸福吗?若真感到还有不幸福的地方,那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若上述问题不解决,那么我们提社会管理创新,建设幸福广东就会被各取所需,人所利用,从而流于形式,变成空洞的大话、套话。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笔者是学法律的,深感这些年来,法治建设正逐步成为我们国家的主旋律,然而,并没有落实到实处,没有在思想深处扎根,反而不断被一些新说法所冲淡。

  其实,法律的思维是保守的,讲究稳定和秩序的,并不强调创新,在某种意义上,还反对创新。(当然并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然而,有趣的,现在大呼社会管理创新的正是法律人居多。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社会管理出现了什么问题,以至于目前的法律不够用,而需要创新呢?

  社会管理关键在基层:农村和城市。不可否认,社会的发展会带来许多的问题,但我认为许多问题是我们自己带来的,也有人解读为发展中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恰恰在于我们自己依法行政。比如农村,我们说新农村建设,它本身要解决的问题是有很有意义的,就是针对农民进城务工后,“三农”怎么办?然而,这个问题被进一步的城市化所替代,甚至农民被城镇化,成为城市房屋价格持续的推手,“三农”的问题也没有解决,反而会加剧(将来怎么办),也会影响城市的稳定和发展。其实这背后很重要的原因是基层政府的土地财政,以及不依法行政的问题。关于农村怎么建设的问题,宪法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十分清楚,应当按照这些基本的法律来建设村民的自治。政府的作用不应是家长式的,也不是中国的保姆式的,而是应当培养村民的自治意识,保障它们自治权利的行使。不仅过犹不及呀,更何况政府也政府的考虑或利益呀。这是权利的问题。这不是个所谓通盘考虑的问题,而是政府依法行政的问题。只有政策,我们才需要通盘考虑和规划的问题,也可以有补偿地进行调整,但不能由哪个地方政府随意调整。这需要在政府权限之间的划分,各负其职。事实上,政府层级过多,不利于权限的划分。因此,从这个角度,社会管理创新应当从调整政府职能作手,使和尚都能念真经。不要越念越乱,最终使佛祖都晕了。

  再说说城市管理。其实,说到底,城市的问题与农村的问题是联系在一起的。目前的做法恰恰是由于农村的政策,将农村的问题逐步变成,从而扩大了城市的问题。比如城市的就业、人口、治安,与农村人口变成城市流动人口不无关系,这是政策的问题。也有城市自身的问题,比如交通,就与我们将小区建设的思路有关。还有权利的问题。城市居民有没有将自己看成是一个自足的、不受政府摆布的公民?如在小区生活中,他们是不是自己能够决定一些东西?是不是任何东西都在政府下才能生活,是不是一有困难都会想到政府,抑或困难都不会想到政府?(这两者都会带来困难)政府的各个分支都应当依法办事,当然他们自身的权力也应当受到保障,而不应该出了问题都去找一个人:包青天,也不应该不去找政府,不由就会去组建政府,建立黑社会组织。

  总之,一个公民的幸福,不能离开他的安全感,他的自足感。政府的职责应当给他们带来安全感,但也不应该破坏他们的自足感。基层政府在社会管理方式应当把握的尺度,就目前首要的是依法行政,保障每个公民权利。在政策调整和重大决策时也应当依法进行。当然,更深层的问题,就涉及政府上下级、分支机构之间的关系的调整,这是个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

(作者系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法治广东网特约评论员)

(编辑:潘季英)



作者:夏正林
法治广东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
② 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法治广东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法治广东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主办:中共广东省委全面依法治省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省委宣传部、省委政法委、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省高级人民法院、省人民检察院、省公安厅、省司法厅、省法制办
本网站由法治广东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4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485号